《大裂》| 胡遷

胡遷《大裂》

這是一本抑鬱的傷害之書,讓我想起林婉瑜的《苦痛》:
用一整夜
去懷念
天空兩秒鐘的煙火
「再綻放一次吧!」
懷揣著這樣的念頭
無法入睡

世上有許多
美好的東西對我展現
無法忘懷的事物
無法忘懷的人物
使我忘記了如何去繼續
普通的生活

「想要那煙火。」
「想要你的愛情。」
「想要最靠近窗戶的那顆星星。」

為這樣的念頭而苦惱
是生而為人的苦痛

《大裂》由15則中短篇小說集結而成,其中包含大家所熟知並改編成電影的《大象席地而坐》。蝕人骨的文字、對人性敏銳的察覺,要讀者一起難受,如書封設計,故事情節既混亂又昏暗,看著書中的眾生相,你只想問:「我們還要活(被傷害)多久?」

日子一天一天地過,除了生理上的需求,其他需求總是不盡人意。人與人之間的疏離、空洞的靈魂,每一個個體對存在只有絕望。但是生活沒有一點點喜悅或希望嗎?在書裡是有的,只是就像「天空兩秒鐘的煙火」,更多的是綻放過後的空虛。

「上帝經常會讓你一無所有,再給你一點甜頭,這點甜頭就是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,讓你錯覺擁有了很多東西。」

「我路過一個橋洞,一個人影一晃而過,我突然感到好像還有一種別的可能性,這樣我很沮喪,再也沒有比可能性更令人沮喪的了。」

帶有期望意涵的「可能性」,胡遷卻已預想後續的落空。人生不正也是如此,有期待才會受傷,他的文字就是這麼的冷不防。

這15篇的所有角色似乎都抱著與世界同歸於盡的信念,他們厭世,被世間遺棄。明明該是熱血方剛的青年,卻因為無處宣洩,只能透過暴力、傷害對抗這個世界。但是究竟是什麼造就這樣的環境?

「不同文明程度有不同文明程度的規律和計畫,高級可以連同低級計畫吞噬掉,這些的區別就是兩百年。兩百年是文明的區別,一百年是國家的區別,幾十年是家族與個體的區別。層,就是這麼形成的。」

「世界會愈來愈壞,這一點無法控制,比如一列火車衝入懸崖,也是從頭到尾按順序掉落,這趟火車就是兩百年時光。」

被稱為強國的中國卻時常被其他國家嘲諷沒有文明,國家富強了然後呢?在書中胡遷很常寫環境的髒亂,尤其不避諱的寫出遍地屎尿的狀況,以及順手牽羊的劣根性,但這些人是純然的壞或是沒知識嗎?其實他們是有意識的,只是被生活所逼,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,就是如此殘醋。富強的背後,卻顯現出人與人之間的鴻溝。說真的閱讀這本書讓我很痛苦,不是不好看得那種,而是太過於難堪。

書籍資訊|
書名:大裂
作者:胡遷
出版社:時報出版
更多 Krachreading▸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krachreading/

博客來連結:《大裂》 如果喜歡這本書,歡迎使用此連結購買,Krachreading會獲得微薄的回饋金,也能給我鼓勵喔♡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