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異鄉人》| 卡繆

卡繆《異鄉人》

「Is it just me,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?」—《JOKER》

小丑在笑,不代表開心;莫梭沒哭,不代表無情,但因為不符合社會期待,被視作異類。然而,透過卡繆的筆,我們可以窺探莫梭的內心,得以比較出外在世界多麽荒謬。

四年前,我讀完《異鄉人》時寫下:「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,只不過是隔靴搔癢。」有時候人很難用語言、符號、動作表達真正的自己,也可能是不想透露得太多,卻被別人拿來放大檢視,並以此貼上標籤。在理解、認識之前,歧見與誤會便越來越深。

卡繆用不到兩百頁的篇幅,闡述生活的荒謬。全書共分為兩部,上半部讓讀者認識角色,醞釀情節,下半部則是將之一一攤開,透過上半部的情節,顯現出下半部的荒唐。

故事開頭是莫梭收到養老院通知母親過世的消息,並前往處理後事。喪禮過程莫梭平靜冷漠,與母親養老院朋友的悲傷欲絕,形成對比。隔天莫梭便與瑪莉約會,並發生關係,生活一如往常。他的反應沒有錯,卻與世俗期待不同,埋下後續悲劇的伏筆。

後來受鄰居雷蒙所託,莫梭代為寫信給雷蒙的阿拉伯籍情婦,因此捲入他們的感情紛爭。當雷蒙邀請莫梭、瑪莉前往度假時,發現阿拉伯情婦的哥哥開始跟著他們,雷蒙把槍枝交給莫梭保管,沒想到莫梭卻在阿拉伯人來找碴時,一槍打死了對方,甚至還對屍體補了四槍。
可笑的是,在法庭上這一樁殺人案,最後的論點都聚焦在「莫梭的為人」,因為他沒有任何痛失母親的表現,甚至還在短時間內約會、旅遊,所以一個不孝之人,心思肯定邪惡,被判死刑是剛好而已。

以讀者全知視角,必然覺得荒謬至極,但陪審團與證人卻一步步將莫梭推向死亡。堅持做自己、不多作辯解的莫梭,被懲罰奪去生命,因為他想掌握「決定自己是誰」的自由,如果生而為人還要透過他人來定義,無異於死。那麼莫梭接受死亡的結局,反倒讓他掙脫這沒有意義的人生。

此次大塊新譯本,節奏感強烈,以直白的口吻重現卡繆的意境,更接近莫梭社會地位所用的語言,與內心想法。同時搭配《尋找異鄉人》一書,了解《異鄉人》從創作到流傳的細節,讓讀者從不同角度認識這本書。

博客來簡介:異鄉人(2020全新名家譯本,再現卡繆字句推敲的原義)

喜歡《異鄉人》的書友,一定要收這個版本。

書籍資訊|
書名:異鄉人
作者:卡繆Albert Camus
譯者:嚴慧瑩
出版社:大塊文化
更多 Krachreading▸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krachreading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