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自己的房間》A Room of Ones Own | 維金尼亞吳爾芙

維金尼亞吳爾芙《自己的房間》

「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,比什麼都重要。」

維金尼亞·吳爾芙,二十世紀英國文學家,《自己的房間》由吳爾芙兩篇演講稿〈婦女與小說〉合併而成,從女性作家的歷史剖析女性書寫的命運與限制,她提及:「女性若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。」這本書也成為女性主義文學的重要基石。

閱讀時,正在追Netflix的〈性愛自修室〉,湊巧女主角Maeve喜歡的女作家是吳爾芙。Maeve是位文學天份極高的孩子,卻因為經濟的問題,不得不對現實低頭,正好切中吳爾芙所說錢與空間對於女性寫作的重要性。

為什麼是錢?
不難想像以前的女性沒有經濟自主能力,未出嫁前依賴父親,出嫁後依靠丈夫,老了或許還要依賴兒子。因此,女人的地位相對男人弱勢,也沒有能力去接觸基本生理需求以外的生命經驗,讓寫作的視野大幅受限。書中提到:「一年有五百磅就足以在陽光下生活了!」。或許有人會反駁也有男性作家家境貧窮,但是吳爾芙都點出這些人相對「富裕」之處,女性更難擁有自己的錢財,她在書中引用一段話:「請相信我,我在十年之中曾費了大部分的時光、視察了近三百二十所小學,我們可以誇耀民主政治,但實際上一個英國的窮孩子,像希臘奴隸的孩子一般,不曾獲得機運,享受心智上的自由,而偉大的作品卻是那種自由的產物。」

為什麼是房間?
沒有自己的房間,很容易被干擾,文思泉湧之際,突然被家務事打亂,甚至沒有自己的隱私,一切的情緒都變得壓抑,無法喘息。吳爾芙說即便莎士比亞有位和他一樣才華洋溢的妹妹,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。「想到那一點點天賦的才能,卻不能發展,無異於死。」

當然不只是心靈與經濟上的獨立自主,環境、時代氛圍以及男性看待女性的方式也相當重要。吳爾芙自然不是女權自助餐,她也說:「 (女人)不再受保護之後,她們和男人一樣去參加一切的活動和勞作…」

《自己的房間》拼湊起那些女性作家無法說出口的故事,藉由吳爾芙的組織、梳理,重審十五世紀以降的女性書寫史,鼓勵女性從事寫作、去做夢、去旅行,用筆桿重掌自己的人生。很慶幸現在的社會已經大不同,但仍有不少問題如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一樣尚須努力。

這本書對我來說是有難度的,因為作者提及的西方文學脈絡並不熟悉,加上作者生動的聯想力,時常用兩三種方式描述一件事,也可能是因為翻譯的問題,直到第二篇,才開始熟悉作者的風格,但這仍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書,讓我想充實自己,再次閱讀時能有更多的體悟。

書籍資訊|
書名:自己的房間
作者:維金尼亞吳爾芙 VirginiaWoolf
譯者:張秀亞
出版社:天培出版社
更多 Krachreading▸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krachreading/

博客來連結:《自己的房間》 如果喜歡這本書,歡迎使用此連結購買,Krachreading會獲得微薄的回饋金,也能給我鼓勵喔♡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