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記憶的玩物》Recursion | 布萊克‧克勞奇

布萊克‧克勞奇《記憶的玩物》

「如果悔恨遺憾可以改寫,如果美好回憶可以倒帶體驗,此刻正在經歷喜怒哀樂的你,難道不是記憶的玩物?」

你是否有過「好像已經歷過這件事」的錯置感?記得小時候跟弟弟玩時,他曾經停下來跟我說:「這場景我好像夢過。」或是當你見到某個人時,你覺得很久以前就見過他(非搭訕用詞),人類的記憶有著無法解釋的部分。而這本書,便是以「記憶」為主題,大玩平行世界,卻又包含警示寓意,當記憶可以被改寫時,「你」會是誰?甚至當人擁有這項技術,人類的心智配不配得上?

這本書很燒腦,女主角海倫娜因為深愛記憶領域,又因為母親患阿茲海默症,讓她投入發明一台沈浸式體驗的記憶椅,讓人們可以喚醒被遺忘的回憶。萬萬沒想到的是,她的發明不僅僅讓人體驗到記憶,更直接的讓人回到過去。起初我被大量的時間軸線搞得霧煞煞,但我覺得作者的設定有點類似遊戲存檔、讀檔的概念。舉書中的例子來說:巴瑞的女兒因為車禍而亡,他度過遺憾的十一年,於是決定重新讀檔回到十一年前(好險他有存檔),因為他已經玩過後面的劇情,所以他得以回去拯救女兒性命,雖然有些事實被改變,不過主要劇情還是會重複經歷。但當巴瑞新的人生又回到了他重新讀檔的那天,身邊的人的記憶就會和第一條時間軸結合,也就是說巴瑞的女兒會記起自己十一年因車禍死亡,而產生記憶錯亂,陷入自我懷疑的副作用。

記憶對於「自我」的形成非常重要,東野圭吾在《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》寫過:「改變記憶就是改變自己。」因此這椅子的發明,雖得以回到過去彌補遺憾或改變歷史事件,卻對其他人帶來不可預期的精神傷痛,甚至有心人士掌握這項技術足以摧毀這個世界。

讀這本書時,因為海倫娜多次使用記憶椅經歷了六次時間軸,以線性思維來看她活了百年之久,在倒帶的過程中,她的知識不斷累積,甚至在知道親人死期將至前,能夠好好和對方道別。這讓我想起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裡談尼采所說的「永劫回歸」。永劫回歸是一個神秘的概念,因為目前的現實無法模擬,所以永劫回歸的概念以否定的方式確定了:不會回歸的生命輕如鴻毛,不論再怎麼美好、悲傷,總就會煙消雲散。所有事情都會變成歷史上的字詞,甚至隨著時間讓人越來越無感,也就是所有事件只要放得夠久,都會被淡忘甚至是原諒。但如果生命得以重複,就像海倫娜重新倒帶,她的每個動作都將負荷著不能承受的重任。她為了摧毀自己的發明,不斷地重現自己的人生,生命的體驗品質越來越差,猶如薛西佛斯的神話,成為煉獄。

最終結局就留給書友體驗了,只能說這本書很精彩需要大量動腦,連我自己在寫心得時也修改好幾次,這本書根本把我當作「記憶的玩物」啊(笑暈)

書籍資訊|
書名:記憶的玩物 Recursion
作者:布萊克‧克勞奇 BlakeCrouch
譯者:顏湘如
出版社:圓神出版
更多 Krachreading▸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krachreading/

博客來連結:《記憶的玩物》 如果喜歡這本書,歡迎使用此連結購買,Krachreading會獲得微薄的回饋金,也能給我鼓勵喔♡♡